2012年5月22日星期二

月浦佘氏家族


武吉布郎寻获多个月浦宜字辈的坟墓,这个佘姓家族在三号山有多个坟墓组成的墓群,邻近又有多个潮州名人的坟墓,从这个家族的坟墓判断,他们应该也是当代闻人,但却不知道他们的身份,由于潮州坟墓多数不留子女名字,对于这个佘姓家族的调查增添难度,使这个潮州墓群显得更为神秘。

月浦是潮州的一个地名,由于这里的居民都姓佘,月浦也会是潮州佘姓的代名词,本地最为人知的月浦家族就是佘有进。佘有进于1837年娶霹雳甲必丹陈亚汉的长女,但婚后不出几月,陈氏就因天花病而逝世,过后他又续娶其妻的妹妹为继室,育有四男三女,分别为石城、连城、松城和柏城,其孙辈则属应字辈,曾孙则是秉字辈。按十五世孙之麟于康熙四十四年所撰月浦佘氏昭穆,字辈排行如下:伯仲叔季 经邦勉宜克绍 琼桂惟羡齐登 忠顺永昭贻翼 肃恭世延显名;很明显佘有进家族没有以族谱字辈为后人取名,武吉布郎的月浦宜坟墓又是谁呢?

海峡时报的一则讣告显示佘应坤(Seah Eng Kun)的妻子在1929年4月去世并葬在武吉布郎坟场,从坟场记录查到她埋葬的位置,而墓碑上的名字是佘宜慎陈锦娥,这就证明佘宜慎就是佘应坤,他是佘石城的儿子。潮州格式的坟墓,妻子或丈夫的坟墓都会显示两人的名字,佘宜慎在这里共有三位妻子除了陈锦娥之外,还有刘玉蝉和陈素珍。

上个星期罗鸾英的坟墓被寻获的,他是佘宜丰的妻子,墓基上看到Mrs Seah Eng Lock字样,即佘应禄夫人,对照中英文墓铭,佘宜丰其实就是佘应禄,他也是佘石城的儿子。

佘石城卒于1885年,原配李桂宝(Lee Quee Poh),生二子应杰与应坤(Eng Kiat, Eng Kun),妾林佳丽(Lim Kah Lay),生二子应玉应禄(Eng Yeak, Eng Lock),家族曾经因佘石城与林佳丽的婚姻合法性质疑应玉和应禄的财产继承权,石城尚有一女花宝(Hua Poh)许配与沈良东(Sim Leang Tong)。

第三个被确认的是佘柏城(Seah Peck Seah)女儿佘和娥(Seah Hoh Ngoh),1933年7月海峡时报刊登佘一则柏城妻子的讣告,西式讣告都以某某夫人来称呼已出嫁的女儿,当中就有刘炳先夫人(Mra Low Peng Soy)。刘炳先夫妇坟墓就在比邻,墓碑上有妻子佘和娥的名字,她是佘柏城第三女儿。

整个墓群似乎以佘石城后人为中心,三位佘宜慎(佘应坤)的妻子,和佘宜丰(佘应禄)的妻子,这里还有一座佘克义的坟墓,按月浦字辈排行,克字辈就在宜之后,他可能是应坤或应禄的儿子。墓群的两侧有佘柏城之女佘和娥,另一端则有座佘宜球,山脚下还有一座佘宜基(Seah Eng Khoon)夫妇的坟墓,相信也是佘有进后人,墓群之间还有许多潮州坟墓,之间似乎也有某种关联。

我们所认识的佘有进家族,第二代名字最后一个字是城,第三代名字以应字开头,第四代则是秉字,其实佘氏家族还保留族谱字辈另取名字,两个名字交叉使用,部分第三和第四代后人则直接使用族谱字辈的名字。

武吉布郎坟场其实还有十多座月浦家族的坟墓,由于缺乏族谱对照,没法确定它们与佘有进家族是否有关联。

最近翻阅潘醒农所主编的《潮州通鉴》,有段录自清帝赐给佘有进的圣旨 ,圣旨称佘有进为佘邦从,佘勉然可能是石城或连城。




 
  
 






2 条评论:

  1. 今年清明有去上坟,上图第四个祖先之坟-佘宜基 (佘应坤,SEAH ENG KHOON),是佘松城(SEAH SONG SEAH)的长子;佘松城是佘有进的第三子,1910卒于中国。缅怀和追思祖先是华人的优良美德,佘氏后裔要继续传承并进而绵延先人的精神。 佘镔融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