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19日星期四

开创马六甲王朝


室利佛逝(Sri Vijaya) 是东南亚古代佛国,梵文意为大胜利,在国都巨港(Palembang)附近有一公元683年的碑石,记载着一场军事远征大胜利之后,逐而形成帝国。唐代义净和尚在671年前往印度学佛时,曾在此停留六个月。据中国史料,室利佛逝在742年之后停止朝贡,直到904年开始以三佛齐(Samboja)为名向中国朝贡,学者认为在它这期间被爪哇赛连德拉王朝(Sailendra)控制。三佛齐国运多番沉浮,991年,爪哇马塔兰(Mataram)国王达玛旺沙(Dharmavamsa)派兵攻打三佛齐,局势非常不利,时在中国朝贡的使者因战事而滞留,但三佛齐在1006年反击,攻陷东爪哇并击毙了达玛旺沙国王。南印度的注辇国(Chola)后来崛起,发兵攻打三佛齐并掳走国王,但三佛齐在1106年反攻并占领注辇国。
据1225年赵汝适《诸蕃志》所述,三佛齐统治15个属领,这包括马六甲海峡两岸、锡兰、宋卡、西爪哇、柬埔寨等地,属领还包括巨港,这显示当时国都已经迁移到末罗瑜。1251年,三佛齐国王詹德拉哈努(King Chandrabhanu)出兵进攻斯里兰卡不果,数年后,再度联合南印度军队入侵,结果失败,他反被南印度国王所杀,此后国势逐渐式微,对其属领逐渐失去控制。1275年,爪哇新柯沙里(Singhasari)派兵攻占三佛齐,将国都定为“木剌由”,其领土只剩巨港、占卑(Jambi)、米南加保(Mimangkabau)地区。满者伯夷(Majapahit)后来崛起攻打占卑等地,三佛齐曾退避米南加保,后来分裂成三个国王,最终都成为满者伯夷属邦。1377年,三佛齐向中国朝贡,要求赐玉玺国印册封为附属国,以摆脱满者伯夷的控制,但此举受到满者伯夷阻扰,并将来使杀害。
严从简《殊域周咨录》提到,“自胡惟庸谋乱,三佛齐因而遣间谍绐我使臣羁留于境。爪哇国王闻知其事,戒三佛齐,令其礼送还朝。后诸国道路不通,商旅阻绝。上欲遣使谕爪哇国,恐三佛齐中途阻之,命礼部移咨暹罗国王转达爪哇。”三佛齐名誉上是由酋长所掌控,但华人海盗已经形成一股举足轻重的社群,他们或是起义失败的平民、或是胡惟庸案之受害者,因而仇视明朝,公然俘虏来使,抢掠朝贡使节和商船,并且获得统治者的庇护。1397年,暹罗使者到访,明朝托暹罗国王转达满者伯夷,要求派兵惩罚三佛齐。满者伯夷国王也因属邦统治者不忠,大约在1398年发兵摧毁三佛齐。明朝档案记载,“时爪哇已破三佛齐,据其国,改其名曰旧港,三佛齐逐亡……”当时旅居该处的数千华人群起拥梁道明为王,他原籍广东南海,最初因贸易而南来,后长期定居,而三佛齐灭国之后,巨港依然繁忙。永乐三年(1405),明成祖后来派人招安,梁道明于十一月回国,留下副手施进卿驻守,但一代枭雄陈祖义不久后崛起,他被郑和伏押回京处斩,其党羽被杀。
据葡萄牙人资料,马六甲王朝的开国君主拜里苏米拉(Parameswara) 是来自巨港王子,他野心勃勃,喜好侵略。大约1390年,他决定不再效忠满者伯夷帝国,不再缴交贡赋,并打造狮形王座为自己举行加冕为神王的仪式,因此满者伯夷派兵将他驱逐。拜里苏米拉是否就是在巨港庇护华人海盗的统治者?
拜里苏米拉逃到民丹岛(Bintan),后来前往不远的岛屿,受到当地统治者——大城府(Ayuthia)封臣礼遇,但几天后,他杀死统治者自立为王。为了延续建国美梦,他将这岛屿称为新加坡拉(Singapura)——即狮子城。不出数年,大城府诸侯北大年(Patani)兴师问罪,派军队将他们驱逐,他和随从自实里达逃到麻坡,后来在马六甲定居。据明史记载:“永乐元年(1403)十月遣中官尹庆使其地,赐以织金文绮、销金帐幔诸物。其地无王,亦不称国,服属暹罗,岁输金四十两为赋。”马六甲古称满剌加,当时拜里苏米拉还未立国,他仅仅只是一方酋长,而且必须向泰国进贡。明使如此重视拜里苏米拉,正因为他是巨港的统治者,庇护华人海盗抢掠朝贡使节和商船,而拜里苏米拉控制新加坡期间,劫掠来往船只,以致海道不通。尹庆出使马六甲,宣示威德及招徕之意,其实就是在招安,以保持海盗顺畅
拜里苏米拉遣使随庆入朝贡,其使者言:“王慕义,愿同中国列郡,岁效职贡,请封其山为一国之镇。”经他要求,永乐帝封他为马六甲国王,并赐他国印,在中国皇帝的撑腰之下,他从此摆脱泰国的枷锁,实现了建国的梦想。

2020年2月11日星期二

《尘封轶事:从武吉布朗追溯新华两百年》简介

书名:《尘封轶事:从武吉布朗追溯新华两百年》
作者:林志强
出版:林志强
出版日期:2020年2月
国际书号:978-981-14-0617-1
规格:22.9x15.2公分
装帧:简装版(320页)
定价:25新元
订购:limckiong@gmail.com

【新书简介】

千多年来,华人不断远离故土,涌向南溟,在天灾人祸、社会动荡之际寻找栖身的桃花源。然而“托足异国,昔人所悲,犹未旋返,莫可以期,存则荣归,没则旅瘗。”因此每座墓茔也埋藏了海外华人开埠垦荒的心声血泪。

武吉布朗坟场位于麦里芝蓄水池以南,政府于2011年决定开辟穿越坟场的新道路,因此引发民间社会对保留文化遗产的热烈讨论,无意间拼凑出一段段从唐山到南洋的尘封轶事。本书以武吉布朗为起点,结合墓碑、碑铭、各类档案、早期海内外报章、地图、建筑蓝图以及多种冷门档案馆藏,发掘出大量鲜为人知的新史料,进而对新加坡两个世纪来的人物、组织、事迹、建筑等人事物不断深化研究,展开更为充实丰富、细密交织的历史长卷。

《尘封轶事》是本地知名独立文史研究者林志强的第一本研究专著。这部以史为经,以事为纬,跨越年代和主题的历史研究专著分成坟山探索、维新革命、尘封轶事、风土旧貌和舞台春秋共五章,收录作者近十年所撰写文章30篇,每篇都独立成篇,又与其他篇章互文交集,这种跨领域、跨地域、跨时代的研究模式在多个研究层面取得新突破,不断纠正官方和学术界对历史的偏差,并带动学术界步入研究新方向。


【作者简介】

林志强,新加坡独立文史研究者,专注坟山研究等领域,过去十年间致力梳理与新加坡历史、人物、风土、民俗相关的史料,通过田野调查、查阅档案等进行深入研究,并通过报章、期刊、网络平台发表文章及研究成果,也受邀做专题讲座。《尘封轶事:从武吉布朗追溯新华两百年》是林志强第一本研究专著。2019年亦协助黄子明博士撰写《优影振天声:牛车水百年文化历程》,研究重点在新加坡早期戏院与牛车水部分。

目  录
彩页图片 ………… 1
目录 ………… 15
黄坚立副教授序 ………… 18
乔•布登斯女士序 ………… 20
自序 ………… 24
前言 ………… 27
凡例 ………… 35

一) 坟山探索
从咖啡山看中国百年变迁 ………… 39
咖啡山与布朗先生之渊源 ………… 47
在红尘中消失的芋菜园墓群 ………… 55
信女并非妓女
——浅谈余秋雨对新加坡日本人墓地的误解 ………… 61
从会党墓葬文化浅谈义兴 ………… 69

二) 维新革命
驻叻总领事孙士鼎 ………… 89
《南洋总汇报》创办人
——揭开陈云秋神秘的面纱 ………… 95
振武善社与大汉遗民林航苇 ………… 105
革命烈士方南冈家族 ………… 113
华侨银行总经理陈延谦 ………… 119
工商补习学校校长林则杨 ………… 127

三) 尘封轶事
新加坡百年前之双语教育 ………… 135
养正义塾创办人章壬宪 ………… 141
探讨中华女子学校与革命之渊源 ………… 145
林亚相与毕麒麟遇袭案 ………… 153
反共砥柱王振玉 ………… 157
土生华人之本质与演变
——从唐人峇峇说起 ………… 165

四) 风土足迹
百年回首话晚晴 ………… 185
胡亚基家族与
四马路观音堂如来佛像之渊源 ………… 197
阿卡夫山庄之尘封轶事 ………… 203
新加坡缅甸玉佛寺 ………… 209
缅甸古都为名的新加坡街道 ………… 215
重新探索昔日唐人街 ………… 221

五) 舞台春秋
刘金榜大檀越
与庆维新和梨春园之渊源 ………… 227
追溯升平园旧貌 ………… 233
梅兰芳路过星洲
——京剧大师外一章 ………… 237
救国公债与银月歌舞团 ………… 241
孔府七十二世后裔孔天相 ………… 247
厦语影片第一人林莺莺 ………… 253
影片大亨林忠邦 ………… 257

附录
………… 269
武吉布朗坟山运动 ………… 271
武吉布朗导览路径 ………… 283
注释 ………… 298
参考资料 ………… 311
鸣谢 ………… 316

2020年2月10日星期一

新加坡的三个唐人街

“说到唐人街,很多人都会想到牛车水,这里每逢中秋和农历新年都大事装饰,洋溢华人节日气氛,殊不知在新加坡发展过程中曾经出现三个唐人街。”

重新探索昔日唐人街
旅游局将牛车水定为唐人街,在1828年出版的新加坡城市规划图,杰生中尉(Lieutenant Jackson)也标记牛车水地区为唐人街,因此大家都以为这是莱佛士所规划的唐人街,这里以旧地图重新探索昔日唐人街。

最早的唐人街
早期的新加坡河南岸遍地都是沼泽与山丘,虽在驳船码头地区有一个华人村落,但居民大多集聚在北岸。1822年10月,莱佛士制定新加坡市区发展蓝图,新加坡河南岸上游为印度区,下游划为华人聚落,河口发展成商业区;北岸作为政府保留区,欧洲人和阿拉伯人则在美芝路一带。华人住户受到政令影响必须迁徙,但让出来的土地不是建造道路或政府建筑,而是给更富裕的一群,这引起他们的不满,包括甲必丹陈浩盛在内的111户华人因此联名陈情,但莱佛士却志在必行。
翻开1822/23年新加坡市区地图,当时的桥南路到了北干拿路之后,就朝安祥山和直落亚逸而去。所谓干拿是水道的音译,从驳船码头开始朝向马真路,将新加坡河南岸切割,沿着水道两岸的道路,就称为南、北干拿(水道)路。在莱佛士坊有座小山丘,新加坡开埠后就开始移山填海的工程,发展成为洋人的商业广场。
粤海清庙是本地最古老的庙宇,庙内的香炉可以追溯到1819年,在莱佛士开埠之前已经有潮州人在此定居。直落亚逸原是沿海的道路,闽人在此经商也称为源顺街,海唇大伯公是广客共同所供奉的庙宇,客家嘉应创办应和会馆,这就是新加坡最早的老城区——唐人街。

哥里门的唐人街
继杰生之后,哥里门(G D Coleman)在1829年开始勘察市区和周边地形,由 J B Tassin绘制的新加坡城市和周边地区地图于1836年印制。因受到安祥山和哇里山的隔绝,直落亚逸到山下就停止,这是市区的最西端,当时桥南路已经衔接丹戎巴葛和尼路。
哥里门这张地图有个特色,就是沿着桥南路,在克罗斯街和马交街(毕麒麟路)之间划出一个华人聚落。这里的道路以中国街为轴心,旁边的街道分别名为珍珠街,南京街,马交街、北京街和厦门街。马交是澳门的译称,是葡萄牙管理的中国港口,这些街名都是以中国城市来命名。因Chin Chew被译为珍珠,令人误以为其名字源自不远的珍珠山,因此忽略这个官方规划的华人聚落。
18世纪葡萄牙出版的漳州湾地图(Carte De La Baye De Chin Chew)涵盖厦门和金门,葡萄牙版的Chin Chew指的是漳州。签署《南京条约》以后,英国传教士在1844年北上,他们将中文翻译成白话字或罗马化闽南音,英国版的Chin Chew却变成泉州。这条街道在英国传教士北上前出现,原意是指漳州街,因出现转变,后来也有人视为泉州街。
规划师有意打造另一个唐人街,一份1840年出版的地图也标记中国街为唐人街。但华人移民不断的流入,人数超越其它种族,已经无法局限在一个小城区,19世纪40年代就不再以唐人街来称呼华人聚落。

牛车水的形成
牛车水位于安祥山、珍珠山、达士顿山之间,中间是新加坡河支流,这种天然地理形势说明,从牛车水到驳船码头之间是人烟稀疏的沼泽地。1846年汤申(J B Thomson)所绘制地图显示,衔接新加坡两岸的新桥路已经开辟并直抵甘榜峇鲁,然而新桥路和桥南路之间的街道,从新加坡河口到宝塔街就停止。史密斯街和硕莪街地区原是迪金生种植园山脚,在1858年开始发展,完成珍珠坊地段时已经1870-80年代。不断在沼泽地段填土,珍珠山和安祥山之间终于成为可居住地带。
为了应付发展工程,英国引进印度囚犯,将他们安置在芳林公园前的土地,这牢房即是警察总部的前身;而朱烈街前身也称为吉宁街,即印度街之意,说明印度人和这片土地的渊源。马里安曼兴都庙创办人比来(Naraina Pillai)在1819年获得直落亚逸地段建庙,但因水源问题要求更换地点,多次辗转最后于1824年选定桥南路,而隔邻的詹美回教堂,纳哥德卡殿和阿尔阿布拉则在1827年落户直落亚逸。印度移民后来落户在俗称吉宁街克罗士的街安祥山下,每天在此出售羊奶,这里就称为甘榜素素(Kampong Su Su,即羊奶村) ,当时已经形成一个小印度。他们之中有些事业有成,比莱(译,Aaron Pillay)更是这个地区大地主,在摩士街和比麒麟街上段之间拥有36幅土地,当中以福建街上段和南京街上段最为密集。
牛车水成形后成为福建人集聚地,金门人1876年在史密斯街建造孚济庙,陈庆源等于1886年在硕莪街兴建三福宫供奉大伯公,庙仔街因此庙得名。刘金榜所创建的庆维新在1882年6月落成,史密斯街的华人戏院梨春园在1883年3月之前也开始演戏。当时戏曲以粤剧为主,两大戏院的蓬勃发展带动周边商业。这些戏曲、酒楼业者和烟花女子都是广东人,牛车水无意间就形成以广东人为主的集聚区,吸引无数公子哥儿到此寻欢作乐,成为纸醉金迷之地。

新加坡的三个唐人街
受到城市发展的影响,牛车水逐渐没落,旅游局后来重新打造为唐人街。为了和历史衔接,牛车水范围不断扩大,涵盖先前两个唐人街之余,也包括了小印度,范围发展到和昔日大坡不相上下,然而时至今日,新加坡处处都是“唐人街”。

2020年1月2日星期四

武吉布朗不为人知的秘密




土生华人诸多论点近几年来备受挑战,武吉布朗的争议大有转移之势,外人不清楚内情,即使圈内人也不甚理解。武吉布朗问题错综复杂,两者其实有着千丝万缕关联,这里我就从土生华人说起。

土生文化馆在2015年举行《高山仰止》展览时解释,土生华人即海峡华人,男性是峇峇,女性为娘惹,其父系祖先是新移民,母系祖先则可以追溯到土族,即混血儿后裔。50位土生华人之一的颜永成,在光绪廿五年(1845)六月初三卯时生于马六甲,其父母却来自中国,土生华人宣传出现认错祖宗拜错坟的情况。

海峡华人英籍公会在1900年成立,入会条件为海峡出生或归化入籍的华人,后来改组为新加坡土生华人公会,会长王长辉指出土生华人在马来语为本土出生华人之意,说明这是个本土华人组织。1980年,公会联合爱山俱乐部推广峇峇文化,学者认为峇峇是具有马来血缘的华人,本土华人和马来化华人的身份和文化认同就出现混淆。土生华人是百年来历史所遗留下来的错乱,不应责难任何人,但土生华人瓷砖/娘惹砖却有炒作之嫌。

坟山研究员辜燕云自2013年开始对土生华人瓷砖提出质疑,古董花砖专家林明辉著作在2015年出版后引起更大的非议,赖启建副教授从学术角度解释土生华人瓷砖的称呼不正确。对峇峇文化颇有研究的土生华人曹明发进一步解释,旧货商对花砖缺乏认识,而套上土生华人瓷砖之名,最重要是可以卖到好价钱。槟城林玉裳指出当地没有这个名称,即使本地也是30年前才出现这误称。花砖是跨族群和地域的时代潮流,新移民带回中国建筑番仔楼,印度更是花砖最大消费国。

坟山导览并非研究员,出现错误是可以理解,然而土生华人已如斯紊乱,却硬生生兜售土生华人瓷砖,尽管涉及少数人的商业利益,官方还是落力护航。2017年10月启用的樟宜第四终站,就以欧日瓷砖铺设一个土生华人为主题的厕所,国家发展部和文物局赞助的武吉布朗导览路径也出现其芳踪,而文物局目前也资助瓷砖项目。在今年7月15日的一场瓷砖导览后,活跃在坟山的公务员白友源感谢摄影师对土生华人瓷砖的宣传。这群“义工” 突然在10月大转向,绝口不提土生华人瓷砖/娘惹砖,让支持他们官方机构陷入不义的局面,过去多年岂不是宣传假信息?

武吉布朗存有大量不透明运作,几年前在网上看到雅虎新闻室2013年10月14日报道,林雪芳宣布不再寻求改变国家发展部建造道路的决定,并宣称她小组的项目获得官方支持,她在《高山仰止》展览期间大力在坟山宣传包括土生华人瓷砖和“一切都是土生华人”坟山导览。林雪芳和亚洲超自然协会吴安全等人在2011年抗议政府建造道路,并和其他组织联名签署要求政府停止所有武吉布朗工程的备忘录,想必林雪芳满意和政府官员会谈结果而改变初衷。早报记者黄向京在2013年7月10日《布朗人》一文指出,坟山活跃份子是由不同小组和个人所组成,诸多坟山同道却没有留意到这则非主流媒体报道,更对坟山发展一无所知。

令人关注的是,当局在五年前已经部署下一轮的挖掘坟墓行动,月前已进行地质勘查,武吉布朗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林志强
本地独立文史/坟山研究员
武吉布朗坟山活跃份子

2019年11月21日星期四

阮碧霞父亲与阮锡禧祖籍之疑团


谁是阮碧霞的父亲有两个版本,阮福星后人认为她是阮福星之女,近期也有学者提出相同观念。我在2012年3月写了一篇博文指阮碧霞父亲为阮居安,这里就解释一下我的依据。
潘醒农于1980年3月26日在《南洋商报》发表<新加坡的种植家林义顺先生>,文中指出林义顺在23岁与阮居安长女碧霞结婚。韩山元在1983年访问林义顺之子林忠宪,也同样指阮碧霞为阮居安之长女,这篇采访刊登于1983年10月28日的《联合早报》。
阮居安在1922年逝世,葬在武吉布朗,遗下四子顺丰、顺吉、顺益和顺荣,四女碧霞、玉霞、珍霞和金霞。他妻子甘嫦娘,母亲黄淂宝,兄长福绵都葬在新恒山亭。黄淂宝育有三男福绵、福钿和福海,以及七名孙子,阮居安之子顺丰和顺吉排在后头,估计他就是黄淂宝之第三子福海。阮居安家族墓碑的祖籍岱美,据林义顺族谱记载,阮碧霞祖籍漳州龙溪县,生于光绪十年甲申三月十五日丑时。
阮居安和张利(外界译为张理或张礼)家族有很多的交集。张利在美芝路开设长美号,阮居安是股东之一,公司所有股权在张利逝世后转让给张永福,并改名为新长美。万国俱乐部(Bukit Sembawang Recreation Club)相信附属于万国树胶园,林义顺在1915年是俱乐部主席,而阮顺吉是委员。忠邦村有13条以家族命名的道路,当中就包括以阮居安和阮顺吉命名的祺安路和顺吉路。
早报记者谢燕燕在2018年9月6日的一篇文章说道:“考究历史不断有新发现。两年前写阮添筹的故事时,学界都认定阮锡禧是本地福建帮义兴公司的大总理,但吴安全最近从1971年报章的迁坟通告发现,阮锡禧极可能是汕头溪南镇岱美村的潮州人。这正是历史有趣之处。” 汕头溪南镇隶属澄海,管辖上岱美、下岱美和埭头等村,1971年的通告其实只提到阮锡禧、阮启昌的祖籍是岱美。
活跃于坟山者大多有上述资料,寻墓人吴安全对阮居安家族墓碑也非常清楚。他多年前在网上寻获潮州的岱美村落,尽管阮添筹和阮居安家族都葬在福建坟场新恒山亭,资料的取舍上,他选择相信谷歌地图,认定阮锡禧是潮州人。
近年整理阮锡禧祖孙三代人的事迹,查阅青礁慈济宫石碑,发现阮锡禧题捐16元。据阮氏祖谱记载,开漳始祖阮溪渊唐代开始在漳州龙溪县石美埭头村定居,石美现称角美镇。埭美常见的地理名词,泉州有埭美村,海澄也有埭美古村。最近向中国研究海外华侨的学者郑来发请教,他指出海澄埭美古村全姓陈,龙溪埭头阮厝社全姓阮,岱美相信是埭尾的美化词。
何以阮福星后人会认为阮碧霞是其女?阮锡禧究竟是福建或潮州人?疑团或许就让海内外学者专家进一步去探讨。

2019年11月20日星期三

优影振天声



新书发布会:优影振天声
2019年12月1日
星期天下午2.00-4.00
国家图书馆五楼

在米字旗东迁,日不落帝国开拓石叻坡之后,华族移民纷纷选择在此安身立命,戏曲文化也在此落地生根,并且蓬勃发展。1842年,美国远征探险司令官威尔克斯(Captain Charles Wilkes) 的船队抵达新加坡,就看见多处同时上演戏曲的辉煌情景。因文化差异,戏曲一度被殖民地政府禁止演出,后经多位华绅于1850年集体向总督请愿,锣鼓之声又在响起。
清朝设立领事馆之后,左秉隆于1881年受委为驻叻领事,他创办会贤社和英语雄辩会培养文风,在潜移默化之下,本地华人更关心中国事务。在光绪大婚之时,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海峡华人更在芳林公园绽放烟花大事庆祝,民心纷纷归顺大清。北洋舰队在甲午战争败战,清朝签下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海外华人大感震惊,开始思考改革陋习之风。做为神诞喜庆娱乐大众的戏曲,也徘徊在改革的十字路口。振天声于成立1908年,其跨地域演出除了广州、香港和澳门之外,南洋地区包括马来亚各埠、新加坡和泰国,戏班一年多后解散。在一个特殊的大时代,振天声通过戏剧反映鸦片、迷信和陋习的祸害,在各地演出引起强烈震撼,并带动改革不良习俗的思潮,因此在历史上留下不朽的地位。
提及振天声来新的孙中山致庄银安信件收录在张永福《南洋与民国创立》,颜清煌《星、马华人与辛亥革命》也提及革命戏班在此演出,但振天声这段历史一直未被重视。2001年,晚晴园在梨春园主办粤剧《荆轲刺秦王》演出,并在2014年重新出版张永福著作,革命戏班重回人们视线,但是振天声下南洋的行程还是一片苍白,甚至连本地早期的演出场所也是如此中国学者大约30多年前已经关注粤剧和革命之间的关系,往后出现不少相关著作,但振天声事迹依然是一鳞半爪。振天声在此有大量报道,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这些资料3年前陆续浮现,因此由本地学者执笔填补历史空白最恰当。这也是中港澳和新马各地人民的集体记忆,也有待各地先进填补不足之处。
不论是粤剧或革命,仅是百年牛车水中的沧海一粟。莱佛士登陆新加坡后,将新加坡河南岸一隅划为唐人街,协助开辟道路和填海工程的印度囚犯安顿在桥南路的监狱,安祥山则无意间发展成为最早的印度聚落。随着华族人口迅速增长,唐人街往内陆迁移,最后淹没了小印度。牛车水在开埠后的半个世纪原为山泽之地,后来的繁华盛世造就了20世纪的唐人街,这和社会发展历程息息有关。牛车水是革命摇篮,尤列在一叶楼开设孔孟讲堂,革命第一声从此飘扬。这里是各种政治观念、文化思想交汇之处,各中文报章曾一度同在一条街,文人纷纷提笔在此进行纸上的唇枪舌战。戏院、妓院、餐馆和公馆纷纷在此立足,形成一个高级娱乐场所,是富家公子纸醉金迷之地。而会馆、庙宇、文化和其他功能的华人组织高度密集,牛车水更是各类枢纽汇集之地,具有非凡的特色,并非西方眼中的唐人街。
在百年前,梁祝的故事改编为《三伯英台》,这是以马来语演唱,马来乐器伴奏的戏曲;同一时候,振天声将白话剧带来新加坡,这种摈弃大锣大鼓伴奏,以对话形式的演出成为现代话剧的雏形,这场竞争并未淘汰粤剧,反而新加坡发展为粤剧的第二故乡。教育政策在1979年出现改变,华文成为华族学生的第二母语,而电台和电视的方言节目纷纷被华语取代,媒体甚至一度禁播方言戏曲。这无疑降低年轻一代国人的华文水平,使方言戏曲生存空间受到压迫。令人担心的是,地方戏曲和其他方言文化,甚至华人身份认同是否会埋没在历史中?
本书内容多元化,交织戏班、革命、牛车水和文化遗产,还有某些层面就未能进一步的探讨。新加坡河两岸有许多建筑见证社会发展和历史演变,仅存的百年戏院梨春园,牛车水百年古聚落未受到足够的关注。历史环环相扣,长眠于武吉布朗华人坟场的先贤为这片土地付出重大贡献,也和市内许诸多建筑或遗址,以及革命事迹息息相关。这是新加坡开埠到建国的历史缩影,更是我们追古抚今向先驱致敬的地方,而诸多无法收录的尘封轶事或将在另一书中详谈。
新加坡处于中西交汇枢纽,各地人民都曾在此留下足迹,形成异常丰富的璀璨文化遗产,也是必须留给后人的宝贵财富。适逢新加坡纪念开埠两百年,希望借此唤醒民间的集团记忆,追溯消失多时的辉煌历史,携手守护频临消失的文化遗产。

林志强
新加坡文史/坟山研究员


2019年8月6日星期二

牛车水文物馆梨春园照片有误

牛车水文物馆所拍摄的“梨春园”照片其实是百年前莲珍茶居酒楼招牌(小图取自Kent Neo脸书)
2019年8月6日,《联合早报》
        牛车水文物馆两周前开幕,日前也特地前去参观,展览所介绍的梨春园老照片引起个人的关注。
        坐落于史密斯街的梨春园是林路在1897年所建,前身也是一座戏院,业主为刘金榜,传统的说法是建于1887年,近期个人的研究发现1883年已经存在。
        牛车水文物馆展示的梨春园是另一座建筑,因个人尚未寻获梨春园旧建筑照片,对这张旧照深感兴趣。据查证,这张旧照片其实是梨春园对面的酒楼,几年前网友已经分享过,它在百年前也是一家酒楼,放大高像素的照片,三楼柱子上可以看见莲珍茶居酒楼的招牌。文物局网页Roots也收录这张名为在史密斯街和丁加奴街角头的广式茶楼照片,1890年代由G R Lambert公司拍摄。
         更具体的证据,新加坡档案馆收录一张1905年的丁加奴街照片,同时拍摄到茶楼和戏院的两个角落,个人认为牛车水文物馆这张梨春园照片有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