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8日星期日

戴河水家族墓地


上个星期,武吉布朗团队再次到咖啡山视察戴河水家族的墓群,并核对我们近期所收集到的一些资料,重新梳理戴河水的一些错误纪录。戴河水墓地附近因为近期有树木倒下,加上野草丛生,这次行程在雨后更为难行。

戴河水父亲是最早贩卖鸦片的华商,英文记录为戴汉良(Tay Han Long)或戴英良(Tay Eng Long),中文的历史书籍称他为戴汉良或戴板鹗,资料显示,Tay Eng Hong在1840年代获得殖民地政府发出的鸦片贩卖执照,这个名字是比较可靠。而戴板鹗其实是戴河水的儿子,又名孟丰,其英文拼音为Buy Hong,这意味丰字其方言读音为Hong,最近查获的60年代的资料出现戴延丰这个名字,它与Tay Eng Hong相符,这个名字或许是戴河水父亲的原名。

戴河水有两名兄弟分别为山蛟与文通,两人似乎没有后人在本地,据说父亲带他们回国,不过戴延丰的坟墓在1960年代开发河水山的时候被发现,戴河水的孙子证实了该坟墓就是戴河水的父亲,谁带他们回国又是一大疑团。

戴河水育有三子分别为板福、板鹗和板鹏,有些墓碑上出现板凤,板福相信是板凤的别名。板字与攀读音相似,有些墓碑也以攀取代板。

我们过后在武吉布朗寻或怀疑是“戴”板福夫人的坟墓,不过这位“戴”夫人的坟墓上却写着“郑”门陈氏,由于她的长子在她之前去世,墓碑没有他的名字和戴河水家族墓碑做比对,因此她的身份一时难以断定。戴河水母亲雍氏,妻子郑氏,一个可能性就是板福根随母姓,另一个可能性则是,戴和郑方言读音一样,导致墓匠误解,而“戴”板福家人生活土生化,家族已经不再使用中文,没有察觉错误,不过目前还没有寻获更多证据。

戴河水父亲和章芳林父亲章三潮是合伙人,两个家族关系密切,并且拥有共同产业。戴延丰自己也拥有大量土地,这包括河水山和大巴窑的大片土地,当中河水山有三处为私人坟场,另一处则在大巴窑,即老山现址。老山部分迁坟相信原自河水山家族墓地,而戴延丰的墓地,相信年代久远被后人忽视,直到发展组屋时才被发现。

福建会馆的新恒山亭成立年代比戴河水墓地较迟,而戴河水曾捐赠部分土地协助成立新恒山亭,戴河水墓地原是私人墓地,后来开放给公众,并由福建会馆管理。 

戴河水在本地有不少的后人,他的曾孙戴锦湖在口述历史档按馆存有录音带,其他的成员也证实戴河水葬在老山。

戴河水的墓地在咖啡山附近,他家族的的坟墓成为该处的地标,因为称为戴河水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